与刘同学聊天最开心

谁说男女之间不能有纯洁的呢?我与刘同学是高中同学,算起来我们也认识40多年了,上学时我们不太熟悉,因为那时男女同桌都要划清界限,更别提其他的异性同学了,走到路上碰了面都假装没看见,头一低脸一扭,比陌路还陌路。可是谁知道刘同学的老婆是我的大院发小,小学中学高中都是同学,毕业后我俩关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何时能够在路上

他问我吃过午饭了吗?我说吃过了。吃的什么呀?我自己做的炒饼。你喜欢吃啥?只要好吃的我都喜欢吃。有机会我给你做。就希望有人给我做饭,我不会做,每天都是凑合。他向我展示一碗油旺旺的炸酱,说我炸的酱,到时候给你做。真好,我说。我问他你会开车吗?会。更好了,可以野丫子了。他随手给我发来了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西安,我的城

西安,我的城,是座十三朝古都,古时叫长安。地处关中平原,头枕皇天厚土,背靠滚滚流淌的泾渭两条河流,足蹬巍峨的秦岭。这里雄伟古朴的城楼,斑驳的城门,承载着历史沧桑,诉说着战火纷飞残酷年代的岁月余光。一瞥眼就看见李世民曾经望的城墙垛口,仍然厚重伟岸;大老远能嗅到贵妃的胭脂味,路过大雁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很多年没有体味家的忙乱了,虽然一时难以适应,浑身都酸痛无比,但是却乐于在劳累中享受。成家立业后,因为家境窘困,所以对是否要孩子一直是在矛盾中,如果要孩子,怕现在的困境无法给孩子提供一个舒适的环境,让孩子顺风顺水的长大,同时眼前非常拮据的,恐怕承受不起孩子降临的负荷。但是命运就是如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给喜鹊留个家

几间土屋,一棵高大的白杨树,树上一个硕大的鸟窝,喜鹊在树上喳喳的叫着,这就是我的老家。喜鹊叫喳喳,喜事到我家。村里不少人家都会留下一棵大树,杨树、榆树或其它的树,引来喜鹊安家落户。儿时的我,曾好奇的数过,百十户人家的村子,房前屋后的树上,竟有二十八个喜鹊窝。这家树上的喜鹊叫起来,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丑小鸭终会变成白天鹅

所以,爱会消失的,对吗? 这句话在网上很火,仿佛是来自每个人内心深处的一句灵魂发问。所以,爱会消失的,对吗?我想,是的,爱是会消失的。小时候读过的埃里西弗洛姆《爱的艺术》中讲述的父母与孩子的爱,让我感触很深。弗洛姆说,母爱是无条件的,即孩子不需为母爱做任何事。无条件的母爱也有其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盼年

一晃就到腊月十五了,可真快。记得在老家的时候,母亲早把冻好的猪肉拿到屋里化了,因为要到年关,父亲这时也往城里一趟一趟的跑。因为我家住在偏僻的农村,交通也不大方便,那时屯里几乎看不到汽车什么的。只有生产队里的马车,再有自家有一辆自行车就不错了。父亲就骑着我家那辆永久牌自行车往肇东城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“迎春接虎威,奋进新征程”首届中国网络诗歌诗词春节联欢春晚

2022年元月16日,首届中国网络诗词春节联欢晚会广东分会以云上诵读,天籁传音的方式举办圆满成功。当牛年的脚步款款而去,当虎年的钟声即将敲响,当美好的花朵如期而开,我们知道,那一定是春天来了,今晚,我们在这里以诗歌艺术为媒,以多元艺术欢聚一堂,以诗歌的力量致敬祖国,以天籁之音祝福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又到故园落雪时

年未岁首,我们曾急于断舍离的农村老房老屋,渐渐成为许多人的心中最美风景。某手视频平台上,飘飘 故乡雪 落满屏幕。一个短视频里,背依大山,沐着瑞雪,几间青砖瓦房银装素裹,显得愈加宁和拙朴。加上几株老树、袅袅炊烟、一声悠长鸡鸣,和一位挥动扫帚门前除雪的弓背老人,以及老人身边一只撒欢儿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故乡

转眼离开老家34年了,家乡的音容笑貌随着自己年龄的增长,变得模糊起来,该忘得和不该忘得,都忘得差不多了。如今我也要像大多数和我一样年龄的人,不得不要面对的一件事,年龄大了离开自己辛勤工作的岗位。不再是以前的高节奏工作和了,单位年轻人渐多,我属于快退休年龄段的人,所以很多重要的工作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拒绝被拉下水

今日对联 上联:雪似花,东风夜,圆缺几问?下联:人如仙,锦绣天,幸运将来。我最好的发小、闺蜜、同学、朋友最近让我烦透了,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无论多好,也不要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。而她恰恰就是恨不能强求我要与她一起做她要做的事,这怎么可能呢?我有自己的判断能力,愿意做什么不愿意做什么,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改变人生的31个黄金思维

1. 活鱼会逆流而上,死鱼才会随波逐流。2. 一件事被所有人都认为是机会的时候,其实它已不是机会了。3. 不要抱着过去不放,拒绝新的观念和挑战。4. 每个人都有退休的一天,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退休后的保障。5. 生命不在于活得长与短,而在于顿悟的早与晚。6. 的成败往往就在一念...

阅读全文>>

©点滴记忆 | Powered by EMLOG | 返回顶部↑